加罗

倦怠降临了 像一套合身的衣服
悔意一丝丝渗出 期待干涸在那里 记不起曾经的丰沛
也不渴 也不痉挛
一场生态灾难

凄风冷雨真适合大哭。路人自顾不暇,有伞可以遮挡,还能给自己加戏。
我替爹拎着猪板油,他掏出身份证和车票验票,通过了三杆闸机,他回头冲我笑说,走啦。我沿着检票口外沿同步走着,他一路走进去一路回头,最后进玻璃门之前站定。我挥了挥手,他也扬起大手掌简单晃了一下,转身过安检了。
我还在检票口透过深蓝色玻璃寻找他,终于看他上了扶梯,掏出手机想拍迟了。我爹七十了,身材挺拔,无赘肉,腿长两米,世界第一帅。
我没有想到,会有我送爹进站,自己待在原地的一天。立场对调了。难以自抑的泪水。每一步,都是最终离别的预习,嘱托,追随,回头,不舍,笑容,挥手,无声的默契,命定的殊途。最后的那一天,仿佛在人群中撞了我一下,又告诉我...

过马路抬头看了眼月亮 眼睛就涨潮了
手只能在口袋里攥卫生纸 破坏欲软绵绵得无法吸收

前几天的月亮多好 低低的垂着 跟人世一样脏
我和她走在陋巷 却是脚不沾地的轻松欢快
可以头脑空空 只顾眼前斑斓

每个人都有理由 糟糕的是

我需要一个庇护所

曾经的小神龛

失效了

我要去找庇护所了

存在于脑海意念中就行

什么都好

就算害怕也不会失掉勇气

休息一下就要走很远的路了

哑巴 聋子 难闻 吵得要死

玉米田里追逐无人机

全片中最喜欢的段落

失落科技与农耕危机的并置 麻木懊丧的人类燃起蓬勃短暂的希望 心悸的挽歌 没顶田野之上的有限天空 回到原点 

许多时刻 大无响起 就能入睡
醒了之后我还是毫无长进

命运的隐喻与互文

追星星的孩子一无所知

月圆天心风迷眼
一只颀长的耗子跑过墙头
今夜宜见奇珍异兽

值得庆幸的是 地球表面暂时还没有永夜
或短或长 黑暗总会泛白
每次看到昼夜交替的天空 恶灵自动退散 执念得以平复
虽然问题不会自动解决 但总还能继续当个好人 混入人群 等待着

死在灯箱 窗沿等等看似密闭地方的虫子
提醒我们凡事皆有缝隙

© 加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