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罗

凄风冷雨真适合大哭。路人自顾不暇,有伞可以遮挡,还能给自己加戏。
我替爹拎着猪板油,他掏出身份证和车票验票,通过了三杆闸机,他回头冲我笑说,走啦。我沿着检票口外沿同步走着,他一路走进去一路回头,最后进玻璃门之前站定。我挥了挥手,他也扬起大手掌简单晃了一下,转身过安检了。
我还在检票口透过深蓝色玻璃寻找他,终于看他上了扶梯,掏出手机想拍迟了。我爹七十了,身材挺拔,无赘肉,腿长两米,世界第一帅。
我没有想到,会有我送爹进站,自己待在原地的一天。立场对调了。难以自抑的泪水。每一步,都是最终离别的预习,嘱托,追随,回头,不舍,笑容,挥手,无声的默契,命定的殊途。最后的那一天,仿佛在人群中撞了我一下,又告诉我不久会再见。
希望我的孩子也能像我一样从父亲那里得到深情与勇气,即便做的事会害我减寿。

评论

© 加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