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罗

豆瓣电台放出的《虹》让我突然想起 初中找喜欢的男生借钱 跑到学校后门的小音像店买彩虹乐队的精选集磁带 

钱他没要我还 磁带现在也没有再听 当时烈烈晴空下幸福得冒泡 直至今日 我还能看到那“vivid colors”

高中看到彩虹世界巡演的新闻激动又惆怅 誓要有生之年看一场 心想你们几位妖孽大叔一定要唱到老 跟我差不多年纪的乐队 长寿换长情嘛

大学不知不觉没太关注彩虹了 可偶然听到《瞳之住人》也会觉得 啊好治愈 

《spirit dreams inside》 没事就哼唱副歌 那种抄歌词的认真劲现在看来挺复古的 

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对着发黄的封面饮泣? 

人生好似一个矿工 一辈子在挖掘 期盼黑暗中坚硬的闪烁 挑挑拣拣 渐渐走到了长眠之地  兜里到底有多少珍宝 值得清算吗?

青春什么的怎么捡的回 人老歌不老 姑且鸳梦重温 给眼角打一针肉毒杆菌 哭起来漂亮些吧~

评论(2)
热度(2)
  1. 蹂躏你,不讲理!加罗 转载了此音乐

© 加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