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罗

粉紫色风信子
山茶 夜火

冬天也是花季。风信子只要有一度温暖就势不可当。寒夜撞见的山茶饱满得于无声处听惊心。

两小时二十分钟前我出生了。二十五年波澜不兴薄纸微皱。

便不说丧气话了。好久以前爷爷送的金项链现在戴起来终于觉得妥帖了。

我还没有三观呢,想走的路随时都可以转向。永远是少女,在他眼中,还有嘛好怕的。谢啦。

评论(2)
热度(1)

© 加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