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罗

有段时间某种东西锁住了意识 做的梦都是短平快 只是现实片段的复制 与求而不得的补偿
昨天久违做了累人而有趣的梦 残酷与温柔 圣洁与下作 并行交错特别热闹 逻辑跳跃又尽是比喻
那丁点自由感回来了

拿什么抵制压榨?
大量个人的时间精力一并扔了进去 要靠自己吗?独力难支吧
而当众人无法清晰认知体系、时代、自身位置的眼下 去哪里寻求同伴呢?
个人主义不可怕 如果能成长为有意愿有能力参与公共事务、倾向共赢多过零和的个体 到处都是同伴 未来未必更糟

年岁渐长 真心承认爱与被爱是至关重要的

评论
热度(1)

© 加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