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罗

一旦存成草稿 约等于不会再发布了

想象着母亲看我替她写给她父亲的悼念文字泫然欲泣的样子
我也忍不住泛眼泪
看见有人说我的回信是其生命中的亮光
哭脸来不及遮掩

痛苦的经验者才能打动人吗?可以仿真到什么程度?
我是被祝福的吗?

除此之外
在永不止息的苦海泛滥中 一粒光尘都会刺痛双眼
生活中的想死和求生比我想象中发生得更广泛与连续
我微弱的亮光能让任何人推迟消极的离席 都让我觉得足够
匍匐不是臣服
能遇到你真好 这话的涵义比字面深远得多

评论(4)

© 加罗 | Powered by LOFTER